首页 娱乐资讯正文

《桃花坞》怎么有那么多讨厌鬼_明星新闻

日本整形艾美丽

本来是要先说说《千古玦尘》的,但李雪琴这组大片让我临时改了主意。

《男人装》出品,上了热搜。

不得不说,男人装这本杂志真是以拯救女谐星为己任,把所有大众印象里和性感不搭边的女谐星,都变成了林志玲。

#所以,下一个会看到贾玲姐姐吗#

铁岭野玫瑰这次的风尘仆仆,处处透着一丝违和,因此引发一场关于美的争辩。

许多网友说无法欣赏,还有人说她在自我物化,赤裸裸地迎合男性的凝视。

媚男倒也扯不上,每个人都有追求美和性感的权力。

在我看来它最大的问题是:性感当然可以,但把性感作为卖点且追求暴露,仿佛不暴露便不性感,才是该让女性真心难过的。

从幕后花絮看,李雪琴在拍摄时也是不自在的,可见本尊并不享受这个过程。

这不是李雪琴近期第一次引发争议。

上周六的《桃花坞》播出后,高情商的李雪琴和郭麒麟因为一起diss前坞长陈陈陈,被指“翻车”。

事件的起因是,陈陈陈把大家的手工做成雕塑,喊郭麒麟帮忙搬,并保证雕塑是中空的,不会很重。

但快乐玩木马的郭麒麟并不想帮忙,找了个理由推脱:你挑了一个最不像能干活的男生#不是自诩桃花坞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吗#

后来,其他人都去帮忙了。

郭麒麟不仅没起身,还和李雪琴吐槽,说陈陈陈是那种“平时也没太多交集、有事情要帮忙才叫你”的朋友。

就这样,两人在屋内一唱一和地聊起了“处事哲学”:

我平常不麻烦你,你也别来麻烦我

节目播出后,这段话上了热搜。

有人理解他们的行为,现在的年轻人很多都这样,帮人是情分,不帮是本分。

但更多人表示不认可,觉得他们看人下菜碟:不干活还要在背后说人家坏话,太过刻薄。可以不合群,但不能没有礼貌。

桃花坞真是会来事啊,把一堆人放一起也不干啥正事,相处久了,镜头一剪,可可爱爱的郭麒麟、李雪琴,竟也有些令人讨厌了。

客观地说,陈陈陈这人吧,之前是挺不招人待见的,情商低,和大家沟通一直有壁,做了坞长又没能力收服这些人精,几次行为艺术都是为艺术而艺术#日本人胎素美思满我们最近专访了他,聊了两个小时,将在《桃花坞》最后一期播出后,推出实录#

他不是坏人,但一定是现实生活中会让人感到烦躁的人。

辣目洋子和李雪琴高超的语言艺术,对他的评价很精准:

“他以惊人的忍耐力,骇人的责任心,承担着桃花坞坞长的职责,即便从来没有人听他的话,他仍然坚定不移地做着计划,他带着我们午睡,带着我们开会,但他不得不承认,丹姐说得都对。

他热衷于行为艺术,搞得村民人心惶惶、剑拔弩张,他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们,自己揽下的瓷器活,跪着也要做完。”

但这次,他做这个雕塑还是挺用心的,其他人也是认可的。

所以,郭李不帮忙还碎嘴,导致很多观众就很生气。

这种人与人的矛盾在《桃花坞》比比皆是。

以争议出圈的《桃花坞》明天就要播第6期了,15位不同年纪的艺人聚集在一起,大戏轮番上演,各种社死名场面汇集,精彩程度不亚于当年《花少2》。

节目追到现在,我最大的感受是,不管是谁,都能在节目中找到你生活里最讨厌/害怕遇到的那种人/小团体

有人和陈陈陈一样,不讨喜摆在了明面上——最典型的就是孟姐子义。

孟子义,《一年级》时就一直被骂作精,把袁咏仪气得不行。

这次上《桃花坞》,团队就给孟子义打了预防针,说“你是招黑体质,自己要多注意”,但孟子义倒很自信,说自己有性格魅力。

魅力嘛,我们没观察到,桃花坞的人怕是也没感受到。

他们都管她叫孟姐,孟姐干啥事都随心所欲,特爱表现自己,性子是真虎。郭麒麟的评价很精准:“老想耍点小心眼,又老让你看出来。”

团队拍照,指挥郭麒麟和周也往边上站——嗯,这样自己就是C位了;

一旁的张翰没绷住,讪笑:孟姐,特别好。

嘴上说不好意思,但一动不动坐在中间的也是她;

有心机是真的,没脑子也是真的,她把“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你”发挥得淋漓尽致。

唱歌,要抢唱周杰的《当》——这种欢场小百灵,应该是KTV里最遭人厌的。

和郭麒麟同乘一辆车,人家随口一句“咱俩今天色系比较搭”,她说郭想跟自己炒CP。

郭麒麟人都傻了;

孟姐再接再厉,“你要这样的话,我要对你有防备心了。”

对于自己在节目中展现的低情商,孟姐现在恨不得拿个大喇叭解释。

孟姐虽然爱出风头遭人厌,但也说不上坏,最多是缺心眼。其实跟这样的人交往最容易,因为缺心眼往往伤害的都是自己

相比之下,很多人觉得郭麒麟、李雪琴、辣目洋子、汪苏泷四人组成的650电台更加可怕。

650电台组,是《桃花坞》肉眼看过去最有趣的四个人——语言能力较强,幽默聪明有梗,在群体里很吃得开。

但不是所有观众都喜欢650。

有网友说,他们是自己最怕遇到的那种小团体,旁观者看得很开心,但被怼到的当事人会很不好受又不能翻脸,只想绕行。

药用胎盘素美白化妆

孟子义做客650电台,暗流汹涌。

刚开口,四人就你一句我一句地笑她“喧宾夺主”。

头脑简单的孟姐听不出弦外之音,真就现场采访起了辣目洋子,问她拍戏高兴还是录《桃花坞》高兴。

话音刚落,就被李雪琴反击:辣目,你快问她上一个节目(《一年级》)开心还是这个节目开心#夺笋啊#

怼完一句还不够,还要怼上好几句;

正式采访了,更不对味——

一开始,孟姐没配合回答,把问题都反抛给郭麒麟。

大家就激烈地吐槽她不配合;

面对围攻,孟姐智商显然不够用了。

被问到第一次参加生活类真人秀感觉如何时,她主动纠正,这是自己第二次参加,第一次是16年的《一年级》。

并强调:“这次感觉就是很快乐很轻松,少了些勾心斗角”。

#这回答很难不让人想到花少里许晴的死亡回答#

孟子义的回答很蠢,但650的反应好像也有些过了。

他们不仅没去淡化火药味,反而用夸张的反应加剧了尴尬。

网上,很多人对这part做起了阅读理解,有人看到的是孟姐的无脑,有人看到的是650电台抱团:这本质上就是半开玩笑半认真式的排挤

这事还没完,等到了晚上的“桃花坞时尚嘉年华”,郭麒麟又一次向孟子义发起了进攻。

一开始,担任主持人李雪琴和郭麒麟就计划好,要问些犀利的问题。

原本,郭麒麟的提问还是友善的:如果一定要找一个人谈恋爱,比较吃哪种脸。

孟姐读书少,三十六计她只会浑水摸鱼这一计——和下午一样,她又把问题抛回给郭麒麟。

没想到,一向与人为善的郭麒麟突然黑化,连问了两个更尖锐的问题,直接选择让她下不来台:

“网友说你每上一次综艺节目就会多一个黑料,你觉得这个节目也会吗?你后悔来参加这个节目吗?

你觉得桃花坞坞民会票选你为最讨厌的人吗?”

脚趾抠出个桃花坞……

孟子义是有问题,但郭麒麟这样问就是求真求纯?

再往前,650电台采访赖冠霖和周也时也不太友好。

李雪琴直接问他们桃花坞最讨厌和最喜欢的分别是谁#就像有些人就喜欢当面问小孩爸爸妈妈最喜欢谁#

赖冠霖这小孩很会场面话,说最讨厌张翰,理由是他太优秀了。

周也则明显不想回答,笑着说别搞我好不好;

但大家没有放过她的意思,继续追问。

你私底下不是老说谁谁谁老烦人了。

你总说我跟他一天都待不下去。

是,那天我都听你说了。

明明问的都是些让人下不来台的问题,650反倒成了“受害者”——下回还是要挑挑嘉宾。

得亏咱们有四个主持人,要不然真问不出啥?

这场采访浪费了我们宝贵的时间。

走,赶紧走人;

代入放弃表情管理的周也,是真的崩溃#这要是在鬼谷,哼#

虽说是带着玩笑意味的调侃,但这样抱团的开玩笑,对有些口齿不伶俐的人来说或许也是一种冒犯。

现实中碰到这种打着开玩笑挖苦你还怪你开不起玩笑的小团体,大多数人应该都会选择绕开。

如果说650的讨厌是针对部分人群,那么,同样搞小团体的张翰,就是人人都会害怕的那种。

如辣目洋子和李雪琴说的:

张翰是全桃花坞最霸道的总裁,是桃花坞的超市大亨,不苟言笑,情绪全隐藏在壮硕的胸肌里,只能迷恋,是大家永远得不到的男人

霸道总裁半永久的他每时每刻都在用全身的细胞告诉观众我多总裁,我多厉害,特别擅长让场面陷入大型尴尬#雷神之锤也锤不死他的迷之自信#

同屋的孟子义给做了饭,不仅没句好话,还爹味发言,让孟子义五点起床化妆,化到七点顺便做个早饭。

孟子义这个傻妞当真了,双手一摊,“咱们的关系也真的没有那么好。”

如果说650电台是“损”,那么8号楼这群人是“坏”;650是交浅言深,8号楼是上行下效。

比如,张翰带着赖冠霖、孟子义、周也,和陈陈陈大吵。

起因是,陈陈陈临时邀请大家换衣服带变声头套做行为艺术,其他人虽不想玩,但还是换好了衣服,配合行动。

只有张翰大声喊出了反对;

张翰的理由是,没提前商量,他们当天的行程都安排好了——去拍摄桃花坞宣传视频。

且这个行为艺术没有意义。

事情发展到这,张翰还算占理,错在陈艺术家,但接下去,就有点不尊重人了。

陈陈陈道歉后,张翰依旧态度强硬地输出自己的观点,盛气凌人地指责了陈陈陈,带着跟班赖冠霖冷漠地扬长而去。

8号楼这四位的关系非常微妙。

00后赖冠霖表面是张翰的小跟班,实际上没啥特别的坏心眼儿。

据和赖有过接触的业内人士表示,别看他有时候好像少年老成,其实是装的。初中没毕业,也没遭受过社会的毒打,可能连人的好赖都“赖不清”。他性格慢热,但凡谁对他热情一点,主动一点,可能他就跟着去了,为此吃亏的事不少。

比如,有糊咖在某综艺里主动示好接近赖,连粉丝都看出来那人是图啥,就他不知道,觉得是真友谊真有缘。

而孟姐和周也,其实跟张翰也没那么好,碍于同住一个屋檐下。

所以张翰决定不参加行为艺术后,让两个女孩自己选择。看着生气的张翰,她俩也不好意思,默默选择了跟随。

为了打压80后的陈陈陈,张翰还特意找来90后艺术家高露迪;

陪在霸总身边的高露迪如履薄冰,在谷仓外墙做涂鸦时,正赶上中午,张翰鸡贼地自己选了背阴的地,带着同屋的人一起涂鸦,其他人呢,只能边晒太阳边搞艺术了。

小团体让人害怕,但有时候,融不进小团体的人也同样会给人一种压力。

不知道大家身边有没有彭楚粤这样持续输出负能量的人——一开始他难受你想安慰他,但他一直难受,你就会跟着难受。

刚上节目,社交0级选手彭楚粤就表现出了明显的拘谨。

他想融进去,又害怕自己应付不来,最终选择站在一边。

人家热热闹闹开会,他以崩溃大哭终结了欢乐气氛;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做披萨失败,又对着苏芒哭诉:我无能,好沮丧。

啊啊啊,不是说我没同情心,而是因为哭也不会改变什么,这个世界从来不会对任何人温柔。

而且,他总是不自信地自我否定,非常需要别人的鼓励。

这种人,很可怜,也让人同情,但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久了自然会招人烦。

彭楚粤娱乐圈之路走得很崎岖,但谁活着不难呢?生活已经很累了,大家也都有自己的情绪要处理,还要像哄孩子一样哄着他,更累。

彭楚粤说自己上《桃花坞》是希望可以得到治愈,拜托,我觉得他更需要的是心理医生。

与彭楚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宋丹丹和苏芒这两胎盘素精华液使用方法位社交老油条——她们想自觉承担起照顾众人的职责,结果精准踩中年轻人的所有雷点。

宋丹丹像极了家里的七大姑八大姨。

年轻人最反感被问恋爱结婚,但宋丹丹不管熟不熟,碰见小辈第一句话就是“有女朋友了吗”。

郭麒麟笑呵呵地听着,脸上挂着“原谅她,她是老年人”的表情。

这是两代人之间无法调和的矛盾。

老年人觉得询问隐私是拉近关系,但小辈只会感觉被冒犯。

最新一期节目,丹姐又把同样的问题抛给了彭楚粤。

彭楚粤说自己没有恋爱,宋丹丹还要劝他谈恋爱,说演员需要经历情感。

但彭楚粤也不是演员啊,还在爱豆届的他不愿继续这个话题,说现在这个时代不太允许。

结果丹姐还强行输出了一堆价值观。

宋丹丹另外让人觉得可怕的一点是,她明明就不是这一代的人,却特别想要融入年轻人。

人与人之间相处,最好要有分寸感,进退有度。但是,丹姐的愿望是想要打破这种距离,近一点,再近一点……比如,为了窥探年轻人的情感隐私,她会用自己的经历换取晚辈的故事。

在最新一期的节目中,她分享了自己和初恋男友的故事。

其他人想听么?

大家看起来打算看戏洗耳恭听,苏芒更是兴致勃勃。

但一个个滴溜溜转的小眼神又都出卖了她们。

这边丹姐口沫横飞,那边郭麒麟默默拿起了手机,舒淇直接起身开溜。

苏芒甚至还在无人注意的角落默默翻了个白眼。

芒姐,您也没什么资格嫌弃丹姐,您好得到哪去。

节目一开播,苏芒就贡献了热搜:一天650都能吃啥

丹姐是我们恐惧的长辈,芒姐则是我们最害怕遇到的领导——有一定能力但又特别事儿,特爱抢风头,又特别需要获得赞美与认可,你必须得捧着她。

我不想当坞长,但是我有很多意见,内心充满对权利的渴望。

做个菜,要让小辈夸赞一番;

明明农村遍地都是田地,却非要在房子外面搞个DIY菜园。

她要各种指挥小辈们干活,不接受任何反驳,芒姐做啥都是对的。

芭莎时尚慈善夜办不来,但芒姐可以在桃花坞办时装表演。

办的是不错,但芒姐的傲娇无处遁形。

她拿着手机,自豪地对所有人进行采访,想得到所有人的恭维。

不会social的本社恐见不得这场面,看了越来越恐!

@桃花坞,不是号称“探索群居生活可能性”吗?不是标榜要打破“社恐”情绪吗?不是主打“治愈”吗?这“社交实验”看了好怕怕啊。

观众一没激发出对生活的思考,二没感受到美好群居生活,三不想出门社交。

桃花坞呈现的是大写的社交噩梦:活在自己世界里的陈陈陈,爱表现自己的傻大姐孟子义,自大难搞的AKA霸总张翰,谨小慎微的周也,低气压负能量的彭楚粤,打着好心却让人处处难受的宋丹丹和苏芒,看起来有趣实则最难融入的650电台……

不管遇到哪种,嗯,都累,很难选出哪种人更加难处。

碰到陈陈陈这种讨厌鬼,大家还能拧做一根绳,一起把他踢出去,但活在一群讨厌鬼里,更多的是大写的窒息。

人一旦悟透了就会变得沉默,不是没有与人相处的能力,而是没有了逢人作戏的兴趣——在我们还有与人相处的能力和兴趣前,希望大家学会和权威相处,和更好的人相处,不巴结的相处。


想了解更多日本整容的内幕,医生的案例,避免医美陷阱,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奇异鸟在东京,日本整容整形品牌,提供医院预约以及专业医疗翻译服务

预约微信:tianranmeiren(天然美人的全拼)

---- 奇异鸟提醒您:整容有风险,下刀需谨慎! ----

奇异鸟在东京,日本医美品牌,专业的日本整形整容翻译,深耕医美方向,科普各种整形手术,揭秘医美骗局,如果您想悄悄变美,如果您担心国内医生的技术和安全,请联系我们,关于整形,奇异鸟有非常正的三观、良心的指导、专业的服务!

微信公众号:奇异鸟在东京

长按下面二维码图片,保存至本地相册,打开微信-扫一扫,选择相册中的二维码图片即可

日本整形美容

日本整容客服微信号:

tianranmeiren

或者扫描下面二维码添加客服微信

日本整形美容

我们是一群常驻日本的整容整形翻译,经常往来于各大整容医院,所以也会为顾客提供日本整容医院院线产品的代购服务,比普通药妆效果还要更好哦,顾客可以选择直邮或者拼邮。有需要的亲可以添加我们的

代购客服微信号:qiyiniaodaigou,奇异鸟代购的全拼

或者扫描下面二维码添加咨询

日本整形美容
版权声明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