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娱乐资讯正文

《我爱记歌词》停播七年海峰去世,那些超级领唱们都怎么样了?_明星新闻

日本整形艾美丽

5月26日的一条热搜,刺痛无数网友:#我爱记歌词海峰去世#。

海峰享年39岁。很少有一个逝者去世的热搜,名字前面是带着一个节目名字,但,《我爱记歌词》有些特殊。海峰是当年节目的六大领唱之一。

回到2005年,芒果台的《超级女声》红遍全国,音乐综艺风生水起,2007年,《快乐男声》也红了,各大卫视纷纷推出自己的音乐综艺。

但是超女快男对唱功和外形的要求都比较高,对电视台选秀经验要求也比较高,浙江卫视决定另辟蹊径,那一年,他们筹划了一款全民K歌、不设门槛的节目,规则简单到只有一条:"谁能唱对歌词"。

这款综艺,就是《我爱记歌词》。

节目一开始交给朱丹和另一个男主持。做了七年电台DJ的华少当年还是电视台的临时工,开大会没有他的份儿,他就到点儿蹲在会议室门口,假装和其他同事聊天,一听里面说开会了,立马跑过去说:“算我一个,算我一个!”

一开会他就火力全开,这首歌什么地方填歌词,那首歌什么地方展现唱功,他都很倍儿清楚。节目录制前,领唱和乐手不够,导演组正发愁,华少又拉来一帮电台时期认识的搞音乐的老朋友。

其中有后来大家很熟悉的海绵宝宝王滔、模仿王张捷,还有话不多但超级有实力的海峰,大伙连出场费都没要,都跟华少说:“哥几个帮你顶着。”

其实当时华少还不是这档综艺的主持人,但这么一忙活,不给他做都说不过去了,台里换下原来的男主持,让他和朱丹搭档成为这款原本准备做七期拉倒的“短命”节目的主持人。

包括来帮忙的海峰他们,谁都没想到,这款节目一做,就是七年,全国一度兴记歌词节目的热潮,各大卫视冒出了《挑战麦克风》等十多款同类节目,但没有一档做得过《我爱记歌词》。

究其原因,除了在比唱功、比颜值的歌唱真人秀潮流中,节目就像一股清流,给了素人一展歌喉的机会,更在于节目中的人,让这款节目变得无可代替。

华少和朱丹成为浙江台的一哥一姐,六大领唱一夜成名,就连已经红了的杨培安都跑来当过一阵领唱,一直到2014年6月29日,节目停播。

七年后的5月26日凌晨,饱受抑郁症困扰的海峰纵身一跃,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他最后一条微博还停留在2020年11月27日跟杨培安的互动,当时杨培安的新歌《你记得吗》由海峰作词作曲,他让杨培安拍个MV。

海峰去世后杨培安说:“我MV下个月就要拍了…你怎么可以就这样走了呢…”

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人间所有的别来无恙,背后都是世事无常。

《我爱记歌词》的那些日子

比起领唱,当年节目最显眼的显然还是主持人。

华少本名胡乔华,他考上浙江广播电视大学,毕业后成为一名电台DJ,从刘德华主演的《孤男寡女》中取得灵感,给自己起了个艺名华少。

从音乐栏目做到交通栏目,他把节目收听率做到全城第一。打车时,他一开口就经常不用给车钱,因为司机师傅立刻能认出他的声音,免费。

但当了七年电台主播,华少还是渴望走到台前。听说浙江台招人,他辞了电台的工作,做了浙江卫视的临时工,结果一度成为被换掉最多的主持。《娱乐财富》录到一半,他被撤下来,观众说他形象不好。《男生女生》没录多久,又被导演叫停,因为表情不够生动。

比起华少,朱丹一出道就是别人家的孩子。

03年大学毕业,06年就作为浙江卫视送春使者参与了央视春晚的录制,可在2007年之前,她本以为一姐离她还很遥远。

当初谁能想到这款没大牌的综艺能那么火?

节目设定走的就是草根路线,结合了卡拉OK和歌词记忆游戏,选取各个年代脍炙人口的流行歌曲,每场比赛按照报名先后允许200名观众进入演播厅参赛,每一位观众都有可能被主持人随机请上台比拼。

总之,“只要你能唱对歌词”,就是这个舞台的王者。

没想到借助唱歌这个低门槛、易传播、有群众基础的娱乐方式,一下吸引了大众的关注度与参与性。也是因为这档节目,让江浙第一次有了“全民K歌”的概念。

最开始节目由“歌词大接龙”、“歌词大填空”、“歌词连连看”、“歌词一条龙”、“歌词大找茬”、“爱心大冲刺”六个环节组成。

而只要一看节目,立刻会看到那个操控键盘,戴眼镜、大脑袋、声线清亮且掌握选手命运的男人,当时的六大“超级领唱”之一:海峰。

他不仅是领唱,还凭实力成为了栏目音乐总监,上节目就带着结婚戒指,他26岁就结婚,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在音乐圈子里,算是早婚早育。

上节目他话不多,但实力就摆在那儿。除了唱功惊艳,他还常常会给选手提出一些“学院派”建议。

而《我爱记歌词》的主题曲,那句 “希望就在前方”,就是由海峰创作的。

不过统揽全局的是华少和朱丹。

华少是逗哏,朱丹是捧哏,每次朱丹讲完一段话,看华少没接茬儿,就知道耳返里有人和他cue流程,就自己接着讲下去,等到华少微微点头,她知道那边讲完了,又把话抛回给他。两人配合过于默契,这么“混乱”的节目,舞台事故出现率却几乎为零。

2007年底一场跨年直播中别的环节出了问题,两人一起救场,撑下了五分钟的空白。

节目做到后来台里叫华少“一哥”,叫朱丹“一姐”,尤其是朱丹,她当时利落又不失亲和的外形极其圈粉,主持风格也是大气活泼,妙语连珠。

凭借这对王牌组合以及别具一格的节目概念,节目一炮而红之后改成周播,且不断进行创新,结果越来越火。

当年节目最有趣的比赛就是麦霸城市对决,回想起来,杭州麦霸小强就是从这个比赛中脱颖而出的,他的记忆力极佳,几乎没有他接不上的歌词,最夸张的是曾在一期节目中,接歌词太快接到节目时间撑不满,结果被强行停止哈哈哈哈。

不过观众印象最深的还是领唱CP——程程、袁野。

当年在比赛中能够和杭州小强抗衡的选手就是大连队的程程。

程程是淑女,与小强PK勉强可以说是旗鼓相当,最终成为了麦霸对决中人气最高的一位,还成为了《我爱记歌词》最年轻的领唱。

另一个让观众记到现在的环节是“超级领唱大对决”,这个环节也诞生了不少节目经典,还记得接替了凌晗的位置成为了新的领唱的唐宁原本不受观众待见,后来她与海峰合唱的《映山红》,一个声音温柔有力,一个自带音乐修养,与将这首歌演绎出了独特的味道,唱完唐宁位置就稳了。

当年这个节目有多火,火到已经是成名歌手的杨培安都跑来参加领唱大对决,还记得他现场演绎的《死了都要爱》连升7个key,简直绝了。

但他的性格又很低调,话永远都那么少,人又很温柔,难怪和海峰成为最好的朋友。

不过节目红也有红的问题,比如两个节目的台柱很快在快速消耗中,快要撑不住了。

当年华少和朱丹 每周四档节目,一天站八个小时以上。除了节目,还要主持各种大型晚会和直播活动。

华少身体越来越差,有一回身体实在撑不住了,肺部两根血管破裂,吐了500cc的血。很多网民由此知道,累到吐血原来是真的。

朱丹也不遑多让,每天 16 小时的工作量,平均每分钟说话的字数都能达到300个。因为压力过大得了抑郁症。

有一集外景节目,她无论如何也背不下词,当场把头上的假发揪掉,冲上车子,一边哭一边大喊:“我不干了!”

那是朱丹人生中少有的崩溃时刻,后来有一晚开庆功宴,朱丹对着华少一直哭,华少说:“不行啊,我们不能一直这样下去。”

放心吧,命运自有主张。

所有当年观众追过的CP都没成真

当年追《我爱记歌词》的观众有多少没追过华少朱丹这对CP的,我觉得答案是没有。

华少自己说:“我睡着时身边是老婆,清醒时旁边是朱丹,我们的关系就是工作上的夫妻,工作外的死党。”

可惜华少成家早,儿子管朱丹叫“朱丹妈妈”。

2010年8月,台里给朱丹带来了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女生,让她跟着朱丹学习。台里还给朱丹和她举办了一场正式的拜师仪式。

这个女生叫伊一。

之后伊一便以朱丹徒弟的身份留在了浙江卫视,朱丹对她这个徒弟可以说是非常照顾,无论是生活上还是工作上,都给了伊一很多的帮助。

但后来的故事有些出人意料,2011年胎盘素原液有副作用吗朱丹宣布退出《我爱记歌词》栏目,那年9月,伊一接替了朱丹的位置。

在朱丹主持的《麦霸英雄汇》上,朱丹亲手把话筒交给了伊一,完成了节目传承。

那时传言是朱丹压力过大自动放弃了节目。

离开的时候她哭着跟观众说:“当主持人这么多年,我第一次需要不断深呼吸才能踏上舞台,原来做一个决定很简单,说再见那么难。”

华少安慰道:“大家不要那么伤感。家不会散,我们还会聚到一起的。”

不久后,朱丹向浙江卫视提出辞呈,跳槽到湖南卫视。

在随后的日子里,同类综艺越来越多,这档王牌节目并没有实质性的突破,加上伊一和华少的配合,多少不如当年的王牌组合默契,节目人气开始下降,最终在2014年停播。

华少选择留下来,主持新节目《中国好声音》。

一开始,没有朱丹也没有海峰这些好朋友的日子有些落寞。

节目播出后收视率很高,导师和学员充满话题,但网友说:“这个节目根本不需要华少存在嘛。”

直到有一天,节目组想到,如果主持人念广告的速度更快,省下来的时间可以接更多广告,就让华少能多快就说多快。结果华少把原本两分半时间的广告词,在一分钟内讲完,平均一秒吐字7.44个。

节目播出那天,华少成为了“中国好舌头”,但也万万没想到,从此以后,成就他的,也束缚了他。

而朱丹刚到湖南卫视,就接了模仿《我爱记歌词》的《女人如歌》,和从凤凰卫视跳槽的邱启明搭档,观众说:“朱丹和邱启明搭档,没有和华少一起那样默契。”

之后,朱丹和何炅搭档,主持湖南卫视对抗《好声音》的《中国最强音》,总决赛时,朱丹把短信互动号码念成了老东家浙江卫视的号码。

一个说法是其实节目是录播,朱丹自己录完以后就发现了,还提示了工作人员重录,然而最终播出的,却是错误的版本。

从此朱丹淡出主持界,嫁给了周一围。

当年在节目里要求她和华少合唱的CP粉在官宣那天纷纷感慨:小时候总以为朱丹华少会在一起,现在我们长大了。

其实当年节目的王道CP不是华少朱丹,而是天悦凌晗,谁能忘掉他们的情歌对唱呢?

还有人以为天线宝宝王滔和最美的思绮会在一起。

可惜,一切都只是我们以为。

王韬结婚了,新娘不是思琦,思琦据说嫁的是一位非常富有的外国商人,后来在新加坡定居,从此淡出了观众的视野。

唯一一对成真的反倒是袁野与程程,也不知道现在他俩怎么样了。

节目结束后,这些当年的亲密战友也不再那么亲密无间,就像小时候住在隔壁的朋友,离开了就会永远失去联络。

《我爱记歌词》的故事好像永远停留在了几年前。

六大领唱,各奔东西

当年看节目的时候,观众总觉得这些唱功不俗又各具特色的领唱各个都能红,但结果却是,一个都没红。

吃胎盘素的功效与作用

节目停播后,在音乐行业存在感相对最强的还是海峰,除了继续为一些节目担纲音乐总结、写主题歌,还发行了一张个人专辑《Extemporaneous》。

那些年浙江FM91.8、FM93、FM104.5,这些浙江的哥堵在路上最能打发时间的广播电台,都用了海峰写的主题曲;他还为《青云志》李易峰打造了片头曲《时间裂缝》。

同样唱功不凡的王滔却选择了淡出,一直到另一款音乐综艺里,他也出现在了节目的声音鉴定团,他的学生还接连挑战了羽泉和林俊杰。

谁能想到,那个外号叫做“天线宝宝”的节目中搞笑的存在,后来成了浙江师范大学艺术系教师。2010年他也结婚了,生了个女儿叫王一诺。还记得有一次目王滔在唱《袖手旁观》这首歌时,因为自己的亲身经历唱到哽咽,原来男人真的会长大。

唱功、外形、气质都很好,而且能歌善舞的凌晗,曾经成为浙江卫视专属艺人,演过一些情景剧,也发行了个人EP《我就是凌晗》。但兜兜转转还是没红,自己开了公司转战幕后,还在网上教人唱歌,看得出她还很快乐。

思绮可能是节目男粉丝最多的领唱,她虽然唱功一般,但长相漂亮,大方得体,是节目中的小天使。

当年她在09年的超级领唱全国争霸遭到意外淘汰,把粉丝们急得呀,好在她后来在增补战胜出,重回领唱舞台,那些年她一度出现在浙江卫视不少的节目里,但嫁人后就淡出了。

袁野后来还参加了《非同凡响》,拿到了总冠军,这些年虽然没有大火,但一直在圈子里,曾经与闫肃搭档主持浙江卫视舞蹈类综艺节目《越跳越美丽》,还为不少电视剧唱主题曲,偶尔出演影视剧,这些年他更多把时间花在家庭上,陪伴孩子成长,经常晒一家三口出去旅游的幸福照,不火,但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其他人呢,天悦做起了直播,志玲跨行模特界接拍各类时尚杂志,回头看,多数人都已经退出了娱乐圈。

所有人都没当年红了

2018年,浙江卫视曾经办过十周年特别节目《嗨!蓝朋友》的节目专场,华少和朱丹在节目中深情拥抱,朱丹忍不住潸然泪下,而华少调侃她说多年不同台主持,两人共同的变化就是都胖了。

几位领唱人共同演唱了他们的主题曲《希望就在前方》,那期节目里,海峰还说,自己过得还不错。

这几年后,朱丹越来越少出现在舞台上,她说:“周一围是我生活的定海神针。”

而当她重返主持界,在某个盛典上连续叫错4位明星的名字。

把张丽娜叫做周丽娜,把林允叫成了林允儿,把古力娜扎叫成了迪丽热妈,最后又对着迪丽热巴喊了娜扎。

七天后,她在另一场盛典中把陈立农叫错成了“赵立农”,看着手卡也丝毫没有感觉到不对劲,紧跟着又是一句:赵立农,你获得的是年度商业价值艺人·正品美思满人胎素价格·····

当时评论区全都在玩“名字梗”:

“朱脑,你的丹子呢”“算了吧,宋丹丹”“下次别这样了,伊一”

后来在观察类节目《做家务的男人》中,朱丹对着念了无数遍的植入口播,看着提词器还嘴瓢。

而作为嘉宾出现的华少,在毫不犹豫地嘲笑了老搭档后,第一次看提词器,就顺畅地念完了口播。

可是华少的主持事业也遇到了坎儿。

2019年,华少录制一档新节目以“挑战游戏+瞬间死亡”为节目口号的《追我吧》, 11月27日那天,高以翔深夜录制节目一路狂奔,接着慢慢降速,说:“我不行了,我不行了......”

网民巨大的悲伤中,一些人将把矛头指向了主持人华少。

高以翔“头七”那天,有人看到华少穿着黑衣出现在当时的事故现场,独自站了很长时间。

从此以后,华少减少了主持人的工作,转战直播电商。别人坐着播,他一定要全程站着,好像以前当主持人那样。

网民问他怎么不当主持了,他回答:“无论是《中国好声音》,还是《奔跑吧兄弟》,好像红的节目已经不需要主持人。而且,可以预见的是,接下来可能会火的各种电视节目,也都不需要主持人了。”

海峰还在世的时候,始终保持着他的沉默,有媒体写道,音乐对他来说,就好像在微醺的状态下,想要逃脱现实世界的牢笼。

然而没人知道,抑郁症的牢笼到底困了他多久,直到他去世,人们发现他去世前还点赞了国士袁隆平先生的相关文章。

那些孤独的夜里,他到底在想什么呢?如果节目还在的话,他会不会没那么孤独了呢?

《我爱记歌词》停播之后,还有很多粉丝在网上询问为什么节目停播了,什么时候能够复播。作为一个追了节目好几年的人,我感觉到一种强烈的“失去”。

失去的不只是海峰们,还有那段和节目共度的时光,那些年超级领唱们一口气把《沧海一声笑》唱七遍带给我的笑声。

海峰、王滔、思琦,从 2007开播到 2014年停播,他们的表演鬼斧神工,不按常理出牌,却让我一直忘不掉。

后来他们的人生,过得或落寞,或热闹,或让人唏嘘。但跟屏幕前的我一样,都失去了那段没心没肺的快乐。

但节目停播七年后我才明白,生活就是总有一天让你接受不再只有欢乐的现实。

回想起来节目为什么能火?

除了华少朱丹、超级领唱,和那么多“麦霸”选手,最关键的还是,它不像同时期的选秀节目一样靠毒舌评委、煽情眼泪甚至晋级淘汰的黑幕来吸引观众,来宾们只需要在舞台上开心地歌唱。观众们只需要记得一到周末就守在电视机前等着看《我爱记歌词》。

我记得有一期节目,增加了游戏环节,要领唱们将空出来的字用固定的字来代替并唱出来,错一处夹一个夹子并且重唱。当年王韬领着乐手与领唱们针锋对决,最苦的是连连出错的海峰,看着脸上夹满了夹子的海峰,观众们笑得眼泪都掉了下来。

就这样,朱丹、华少、海峰,还有领唱团的每一个人,都成为我们青春回忆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七年过去了,只要海峰那首《希望就在前方》一响起,脑海中就又会浮现“超级领唱”们的身影。

节目弹幕中有位网民的话引发了许多人的共鸣:为什么喜欢《我爱记歌词》,因为节目只对选手的歌词记忆进行比拼,不比拼歌喉、舞台表现和颜值,所以即使五音不全、跑音走调、节奏感混乱,只要现场回忆歌词,并大声唱出来,能唱对规定的歌词就算你赢。

海峰已逝,那么简单的快乐也再也没有了。


想了解更多日本整容的内幕,医生的案例,避免医美陷阱,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奇异鸟在东京,日本整容整形品牌,提供医院预约以及专业医疗翻译服务

预约微信:tianranmeiren(天然美人的全拼)

---- 奇异鸟提醒您:整容有风险,下刀需谨慎! ----

奇异鸟在东京,日本医美品牌,专业的日本整形整容翻译,深耕医美方向,科普各种整形手术,揭秘医美骗局,如果您想悄悄变美,如果您担心国内医生的技术和安全,请联系我们,关于整形,奇异鸟有非常正的三观、良心的指导、专业的服务!

微信公众号:奇异鸟在东京

长按下面二维码图片,保存至本地相册,打开微信-扫一扫,选择相册中的二维码图片即可

日本整形美容

日本整容客服微信号:

tianranmeiren

或者扫描下面二维码添加客服微信

日本整形美容

我们是一群常驻日本的整容整形翻译,经常往来于各大整容医院,所以也会为顾客提供日本整容医院院线产品的代购服务,比普通药妆效果还要更好哦,顾客可以选择直邮或者拼邮。有需要的亲可以添加我们的

代购客服微信号:qiyiniaodaigou,奇异鸟代购的全拼

或者扫描下面二维码添加咨询

日本整形美容
版权声明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