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娱乐资讯正文

不需要女性观众?《赘婿》作者言论引内涵女性争议,却被数据打脸_明星新闻

日本整形艾美丽

郭麒麟、宋轶新剧《赘婿》还未上线,网友们便开启了抵制模式。

与影视剧班底无关,问题出在原著作用愤怒的香蕉身上。早前有女作者在个人社交平台上吐槽遭遇同行言语骚扰,对在场起哄男士进行了指责。

这条博文引来男频作者流浪的蛤蟆、愤怒的香蕉等人“对号入座”,后者质疑女作者“地图炮”,将个人行为上升到男作者群体。

随后女作者解释只针对在场的人士而非所有男性,但愤怒的香蕉等作者对部分网友上升全体男性留言十分不满,怀疑该事件是营销套路。

中间还有很多互怼内容,双方的情绪以及后续舆论发酵范围都有一定的偏移,但有一位男频作者下场的解释胎盘素注射,或许能让大家理解为何矛盾越来越激化。

他的本意是解释产生矛盾的原因,但内容里把男性的言语性骚扰概括为“无心之举”、“很常见”、“半数女性都遇到”过的事情。

这一态度,其实也是女作者为息事宁人删文后,网友仍旧对下场的男频作者产生不满的根源,他们的质疑偏离重点,所用的态度对女性有着明显的不尊重。

因为观感太差,网友开始自发抵制部分下场怼女作者的男频作者,其中,愤怒的香蕉作品《赘婿》,便成了重灾区。

除了他在事件中的态度外,曾经“不需要女性观众”的言论,也是导火索之一。

一边是原作者言辞有不尊重女性嫌疑羊胎盘素的功效与作用,一边又是原作者对影视剧的评价有直接内涵女性观众的成分,这样的《赘婿》,不被抵制太难。

而且,愤怒的香蕉大大低估了女性观众对大男主影视剧的贡献值。

女性观众占比低于30%的电视剧,基本上都会走入扑街之路。

很多人会以为只有言情剧才完全依赖女性,但其实不然,男频影视化后第一部大爆剧《庆余年》,女性观众占比便是超过男性观众的。

前期的男频作品《夜天子》同样以女主观众为追剧主力军,即使以男人戏为主的年代剧《大江大河》,其实女性观众占比也颇高。

比较受男性观众喜爱的《将夜1》,故事桥段基本完全是按照男性爽点设计的,但它的优秀质感,还是吸引了30%以上的女性观众。

2020年唯一一部男性观众呈碾压姿态的电视剧,只历史作品《大秦赋》,但并不是女性不爱史剧,而是大部分女性观众都因剧本问题中途退场。

女性观众未必拥有绝对影响力,但从数据来看,一部大男主作品的成功需要多元的观众,纯粹靠男性观众来支撑热度,基本上只能复制《大秦赋》的道路。

同时,女性观众比男性观众要更有安利作品的热情,甜宠剧更易爆便是典型,《琉璃》、《传闻中的陈芊芊》最初宣发非常薄弱,几乎全靠观众自发安利。

这种情况下,《赘婿》想要完全靠书粉、男性观众撑起成绩,很难拿到大爆成绩,愤怒的香蕉将女性观众拒之门外,实在对自己的作品过于自信了。

除了作者言论引发女性观众反感外,《赘婿》这部作品,本身也有一定的风险性。

一方面,原著世界观非常不适合影视化。

男频小说主要是为男性读者服务,主角普遍会有一夫多妾的设置,修真、仙侠、权谋等剧中,女性角色作为陪衬,删减修改大多不会影响主线。

但从《赘婿》小说故事及人物简介来看,这部作品不仅有妻妾成群的雷点,核心设定“赘婿”,又涉及非常敏感的平权争议。

封建社会中的赘婿一词,是男女不平等的产物,在传统观念中,男性结婚后入妻子家族谱,则会低人一等,世界观默认男性主家才是正常现象。

妻妾成群可以用删除部分女主来改编,以赘婿为题,注定要给观众一个继承女方家财富,却又要撑起自己姓氏,甚至会与其他女性暧昧的大男主故事。

这恰巧命中网络上屡屡被骂的“吃绝户”槽点,虽然编剧不可能将男主塑造成三观不正的人,但有赘婿存在,想把世界观改得符合女性观众审美,真的很难。

另一方面,《赘婿》编剧班底十分不乐观。

这部作品之所以会在影视化后引起大量网友关注,并不是因为原著人气足够高,而是抓住了《庆余年》大爆的时机。

它与《庆余年》一样是男频文,男女主又选择了《庆余年》副线角色郭麒麟、宋轶,并且与《庆余年》是同一出品公司。

因为网友对《庆余年》信任值高,对《赘婿》延续大男主IP便产生一定期待,但熟悉大男主剧的观众可以发现,《庆余年》成功有一个重要因素:编剧。

在《庆余年》之前,大男主IP几乎全数扑街,《择天记》连高人气的鹿晗都带不起来,《天醒之路》扑得毫无水花。

难得成功的《将夜1》其实与大爆也相差甚远,这些作品的失败,大多都是因为大男主剧影视化没有吸引观众的突出点。

王倦接手《庆余年》之后,找到了一个自己擅长且能抓取原著亮点的改编方式,淡化了儿女情长,突出了主角的平权意思,与热血之路。

再加上有趣的配角调节主线的严肃感,有观众需要的深度内核,又有能满足追剧的解压诉求,剧本的优秀,是影视化成功的关键。

《赘婿》虽与《庆余年》班底有一定关联,却不是王倦执笔,而有拥有以秦雯为首的八个编剧团,但编剧却不是越多越好。

正在热播的《有翡》班底日本美思满人胎素价格被诟病的原因之一便是窥的9个编剧团,一部基调内核需要统一的作品,创作者越多,反而越容易失去特色。

有这些风险存在,《赘婿》原本的口碑便不那么能让观众信任,讨喜面几乎都是演员在撑着,如今作者得罪女性观众,更加雪上加霜。

抛开部分男性作者对女性的态度不谈,如果他们的小说影视化想与女性观众隔离,客观来说,还是先衡量一下自己的作品有没有资本吧。


想了解更多日本整容的内幕,医生的案例,避免医美陷阱,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 奇异鸟在东京 ,日本整容整形品牌,提供医院预约以及专业医疗翻译服务

预约微信:tianranmeiren(天然美人的全拼)

---- 奇异鸟提醒您:整容有风险,下刀需谨慎! ----

奇异鸟在东京,日本医美品牌,专业的日本整形整容翻译,深耕医美方向,科普各种整形手术,揭秘医美骗局,如果您想悄悄变美,如果您担心国内医生的技术和安全,请联系我们,关于整形,奇异鸟有非常正的三观、良心的指导、专业的服务!

微信公众号:奇异鸟在东京

长按下面二维码图片,保存至本地相册,打开微信-扫一扫,选择相册中的二维码图片即可

日本整形美容

日本整容客服微信号:

tianranmeiren

或者扫描下面二维码添加客服微信

我们是一群常驻日本的整容整形翻译,经常往来于各大整容医院,所以也会为顾客提供日本整容医院院线产品的代购服务,比普通药妆效果还要更好哦,顾客可以选择直邮或者拼邮。有需要的亲可以添加我们的

代购客服微信号: qiyiniaodaigou,奇异鸟代购的全拼

或者扫描下面二维码添加咨询

版权声明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