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娱乐资讯正文

金基德去世,他满是争议的前半生,值得重新审视吗?_明星新闻

日本整形艾美丽

12月11日晚,韩国导演金基德突然离世的新闻突然席卷各大社交平台首要位置。

首先发布消息的拉脱维亚门户网站德尔菲(Delfi),报道称,12月11日韩国著名导演金基德因感染病毒不治在当地医院离世。而这一天距离金基德六十岁的生日,仅仅只差九天。

后根据韩媒报道,金基德于11月20日进入拉脱维亚并打算在当地买房定居。但就在11月5号之后,朋友突然与他失联,后几经辗转找到他,却得知金基德已经在医院去世的噩耗。

釜山国际电影节执行董事长全阳俊在社交平台发文哀悼称,金基德仅仅住院两天就不幸离世,他的离开是对韩国电影界巨大的损失。

得知消息后,金基德的家属表示,已经全权委托当地大使馆处理火化和葬礼事宜,之后再将骨灰运回韩日本莱乃康人胎素国魂归故里。

观众越讨厌他,奖杯越喜欢他

野路子出身的金基德被誉为韩国最具备个人风格化的电影导演,他的作品台词不多崇尚极简,却又时刻充满了人性最残酷阴暗的一面,喜欢的人喜欢的要命,不喜欢的人会送上谩骂。

作品里充斥着各种挑战感官底线的画面,也大量存在充满隐喻的镜头,《漂流欲室》里过于前卫的表达,就造成过观众当场呕吐的生理不适。

金基德喜欢挑战人性的禁忌桥段,《收件人不详》,《莫比乌斯》,《坏小子》这样的作品里形成了极为强烈的个人风格。

因此,有人称他的作品为死亡边缘美学,也有人称他的作品以消费女性作为噱头。

因为作品尺度过大,他的作品《莫比乌斯》一度曾经无法在韩国公映,金基德没能赢得韩国主流电影圈的认可,观众也对他和他的作品的评价也并不友好。

在一片谩骂声中,金基德也曾大胆回应过那些鄙夷自己的人,言语中不但对于自己的电影充满信心,甚至质疑那些攻击他的人们“你们有信心绝不看金基德电影吗?”

之所以金基德能说出这样的话,也并非毫无底气。毕竟他的“获奖运”实在太好了。

虽然他的作品屡屡在韩国受挫,但却总能海外电影节上频频将荣誉收获囊中,“墙内开花墙外香”的获奖战绩实属令人艳羡,也不得不让他的名字深深的烙印在韩国电影史上。

2004年,他执导的《撒玛利亚女孩》获得第54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银熊奖。同年,凭借爱情电影《空房间》他又成功拿下第61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银狮奖。

2011年,他自导自演的讲述自身遭遇的纪录片《阿里郎》在戛纳首映,斩获第64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最佳影片。

2012年,他的剧情电影《圣殇》拿下第69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最佳影片金狮奖。

永远在韩国被骂声包裹,却在三大国际电影节上屡屡绽放光彩并成功收获认可与好评的金基德是割裂的。

就像他的纪录片《阿里郎》里一样,一个是深陷糟糕处境无法自拔的自己,一个是能够置身事外以更加超脱心态来审视现实处境的自己。

关于自己的作品jbp贵妇人胎素总能站在风口浪尖成为标靶备受争议,他却说:“即使我现在死去,我也会马上得到人们的重新评判,甚至是那些讨厌我、否定我的人。我知道,他们会争先恐后地转变态度,重新解读我的电影。”

压抑的童年创造了特立独行导演

金基德一生充满争议,不仅仅存在于他的作品,作为野路子出身凭借出位作品蜚声国际的导演,他的人生经历也充满了传奇色彩。

因为展现的作品总能够直指人性最灰暗不堪的一面,故事里的主人公们多数都拥有极其挣扎扭曲甚至过激的内心世界,金基德本人的过往也被外界所好奇,究竟是怎样的经历造就了他在艺术表达上的如此特立独行。

曾经在父亲暴力阴影下长大的金基德也曾经生活得小心翼翼,连关门都不敢大声的他最快乐的时光就是父亲不在家的日子。

他口中的自己是懦弱的,从来不敢违抗父亲的命令。

对于父亲的安排从来不敢反抗的他很小就辍学在工厂上班,直到二十岁才有了第一次为自己的人生做选择的权利,为打人胎素会不会变胖了逃离父亲的管制,他选择入伍。

直到三十岁,他才做出了人生中最对的一次决定,去法国学习美术,在法国街头依靠卖画为生的他也永远将自己的学历定格在初中。

三年之后回到本土,他报名参加了写作班,从此开始自己创作剧本,他的剧本《画家与死囚》《二次暴光》、《非法穿越》都曾获奖,剧本的成功让他从此萌生了自己筹钱拍电影的想法。

1996年第一部作品《鳄鱼藏尸日记》的诞生让他顺利走上了专业导演的道路。

有些人靠童年疗愈一生,也有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很明显的是金基德属于后者,对于经历过战争的父亲,他无法去憎恨却又时刻在面对压力,压抑的氛围充斥了整个童年,所以他的很多作品里,角色们通常台词极少,或者干脆没有对白却行为极端。

这种极致也出现在具体的创作力和执行力上,别人拍一部作品也许要把制作团队的阵仗拉满,但他却能身兼数职,导演、制片人、编剧、摄影师、剪辑甚至是道具。

始终采取近乎苛刻的高效率来完成,用不高的预算,极短的时间就能创作出满意的作品,在他口中,这叫做“战斗式”的电影。

丑闻、离婚、他最终选择逃离故土

但这样的方式也让他陷入过争议,在一次拍摄中,因为迟迟不喊cut让女演员遭遇了生命危险,“为了拍电影枉顾他人性命”一度让他深陷舆论的口诛笔伐之中。

在这之后,他的工作停滞了三年选择隐居,并拍摄纪录片《阿里郎》以自我对话的方式告诉世人,在遭遇女演员发生意外与助理导演背叛之后,他患上了社交恐惧症。

可惜凭借作品重新回归之后的金基德又遭遇了另一次更大规模的争议。

2018年3月,韩国某节目曝出了金基德的性侵丑闻。

当时,三位没有具名的女演员以受害者身份,揭发了金基德借助导演身份,和主演一起对她们进行骚扰、侵犯等行为。其中包括暴力对待女演员,加亲密戏份等等。

节目播出后,引发了轩然大波,金基德否认了三位女演员的控诉,“在没有对方同意的情况下,我没有做过接吻以上的其它事情”。

之后,仍有爆料人声称金基德的丑闻在业内早就是公开的秘密,但很多从业者为了能与之合作三缄其口。

经过审理,金基德被判无性侵嫌疑,但殴打罪名成立。重获清白后金基德向法院起诉三名女演员,结果金基德却败诉了。

至此之后,金基德的妻子以“无法以家人的身份与之生活下去”的理由不堪舆论压力与他离婚,并带走了女儿,曾经在电影节上风光无限的导演金基德似乎也失去了继续在故乡生活下去的理由,也选择远走他乡离开故土。

离开故土的金基德远离了指责与世人的唾骂,在众叛亲离的环境里,他几乎消失在大众视野。

2019年再次出现担任莫斯科国际电影节评审委员会委员长的他依然引发了韩国观众强烈的抵制与争议。

时隔一年多,当金基德的名字再一次出现在新闻版面上时,没有多少人知道他已经选择去拉脱维亚这样一个边缘又陌生的国度生活,甚至将自己人生最后的时光留在了那里。

逝者已逝,那些讨厌和否定他的人真的会如他所说,转变态度,去重新审视他的作品吗?我们不得而知。

可以预知的是,那些充满争议的作品将会永远的存留,至于私德上的是非曲直,因为他的离世划上句号,但公道自在人心。


想了解更多日本整容的内幕,医生的案例,避免医美陷阱,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 奇异鸟在东京 ,日本整容整形品牌,提供医院预约以及专业医疗翻译服务

预约微信:tianranmeiren(天然美人的全拼)

---- 奇异鸟提醒您:整容有风险,下刀需谨慎! ----

奇异鸟在东京,日本医美品牌,专业的日本整形整容翻译,深耕医美方向,科普各种整形手术,揭秘医美骗局,如果您想悄悄变美,如果您担心国内医生的技术和安全,请联系我们,关于整形,奇异鸟有非常正的三观、良心的指导、专业的服务!

微信公众号:奇异鸟在东京

长按下面二维码图片,保存至本地相册,打开微信-扫一扫,选择相册中的二维码图片即可

日本整形美容

日本整容客服微信号:

tianranmeiren

或者扫描下面二维码添加客服微信

我们是一群常驻日本的整容整形翻译,经常往来于各大整容医院,所以也会为顾客提供日本整容医院院线产品的代购服务,比普通药妆效果还要更好哦,顾客可以选择直邮或者拼邮。有需要的亲可以添加我们的

代购客服微信号: qiyiniaodaigou,奇异鸟代购的全拼

或者扫描下面二维码添加咨询

版权声明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