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娱乐资讯正文

曹云金直播被骂孽徒,“欺师灭祖”背后只为郭德纲一个点头_明星新闻

日本整形艾美丽

消失许久的曹云金最近过得怎么样?

12月7日晚,曹云金在社交平台上直播,却被网友骂到停播。

他没有像其他明星一样带货,只是在大家面前吃牛排品尝美酒,为了活跃气氛,只要观众们在评论区喊出口号“金子加油”,就有机会免费获得一瓶名贵的进口红酒。

然而,评论中却骂声一片,有人说他是“孽徒”,有人让他把名字中的“云”字拿掉。

更有甚者,直接举报了他的直播间,导致直播间停播了一段时间。

接连经历了退出德云社、离婚的风波后,网友们认为他品行不端,纷纷抵制他。

然而,“背信弃义”的曹云金,不是人品太差,而是根本不成熟。

01、是徒弟,亦是渴望认同的“儿子”

对曹云金来说,什么事都没有获得外界的认可更重要。

这一点,从他离婚前与妻子上节目的细节便可见一斑。

2019年4月份,曹云金曾和前妻唐菀一起上了综艺节目《我家那小子》。

节目中,主持人问到家里的财政情况时,唐菀说AA制,曹云金却插话道:“只要花了大钱都是我的”,以彰显自己的大男子主义。

被问到两人的兴趣爱好时,曹云金表示两人几乎没有相同的爱好,自己喜欢吃粤菜,唐菀喜欢吃烤串;自己喜欢运动,如滑雪,骑摩托车等,唐菀就喜欢宅在家打游戏。

曹云金句句都在说自己的好,甚至通过贬低妻子来抬高自己。

拼命证明自己的优秀,努力获得他人的认可,是曹云金内心缺乏安全感的表现,并最终导致他跟郭德纲闹翻。

曹云金从小父亲早逝,没人管教,总是调皮捣蛋,不招老师喜欢。

但他非常喜欢相声,他跟着电视学会了刘宝瑞的《官场斗》,还养成了说话抖包袱的习惯。

读高中时,他想学相声,母亲就带他去拜访天津的相声大师马志明和田立禾,但两位老师都觉得他年纪太小,辈分不够,没把他收入门下。

次年,郭德纲把自己成立的“北京相声大会”改为了“德云社”,曹云金就上门拜访了这位年轻的相声演员。

看完郭德纲表演的传统相声《卖布头》后,曹云金觉得非常服气,立刻拜他为师。

之后,曹云金吃住都在郭德纲家里,郭德纲分文不取,相声行里这叫“儿徒”,形容师徒二人情如父子。

郭德纲很是疼爱曹云金,经常就叫他“小金子”,生活中也很少跟他发脾气。

曹云金第一次上台表演《报菜名》时,看到观众全都不笑,中途有个观众还站起了身,就越说越没谱,把节目演砸了。

他觉得特别丢脸,郭德纲就跟他聊到了凌晨两点,不停地安慰他,还讲了自己第一次登台的糗事来劝他。

不上台的时候,曹云金就经常跟着郭德纲出门,两人一前一后,跑到大栅栏、珠市口逛街,一般郭德纲会请客吃东西,给徒弟解解馋。

有一次,曹云金发高烧,烧到半夜还不退,郭德纲赶紧带他去了医院,大夫大骂郭德纲:“孩子都烧成这样了,大人是怎么管的?赶紧回家给煮点梨水!”

拿药的时候,护士也误会了他们的关系,对曹云金说:“回家让你爸爸给你熬点梨水喝。”

曹云金听了哈哈大笑,对郭德纲说:“师父,人家都认准你是我爸爸了!”

听起来是一句玩笑话,但从小缺失父爱的曹云金,真的把郭德纲当作了父亲,也把自己变成了渴望获得父亲认可的孩子。

2004年,于谦加入了德云社,引荐郭德纲拜了侯耀文为师,让他在北京站稳了脚跟。

这时,曾经在天津教过郭德纲的杨志刚指责他欺师灭祖,拜师两次,犯了相声行当的大忌。

郭德纲反击杨志刚虽然教过自己,但没有正式收徒,所以二人不算师徒。

看到两人骂得不可开交,护师心切的曹云金便偷偷写了封信给杨志刚:“别惹我师父生气,别惹大爷生气,我们黑白两道都有人,你别惹我们,否则对你不客气。”

这封信被杨志刚拿来当作“恐吓”的证据,但郭德纲知道曹云金是向着自己,心里特别感动,没有责怪于他。

除了一心一意向着师父,曹云金还嫉妒过比自己早入门的何云伟,因为郭德纲和他说话都是轻声和气的,从不说重话。

而且郭德纲教何云伟说相声时,总是单独把他叫进房里,不允许其他人进来。

这让曹云金觉得很受伤,觉得郭德纲更喜欢何云伟。

2006年,德云社几乎抢占了整个相声市场,姜昆便在北京开了一场“反三俗”大会,批评郭德纲的相声不入流。

而郭德纲写了个相声《我要上春晚》,暗示主流相声界十分混乱。

这一来一回,央视就跟郭德纲杠上了,春晚语言类导演汪洋还把郭德纲告上了法庭。

当时,曹云金在参加央视节目《相声大赛》,好不容易从百余位相声演员中杀出重围,进入了决赛。

比赛的前一天,郭德纲要求曹云金退赛,他是想与央视划清界限,曹云金却误认为师父是在打压自己,并因此记恨上了师父。

2008年,曹云金人气暴涨,每次开票不到10分钟,票就全被一抢而空,来看曹云金的人,从上午九点钟一直站到下午两点,没票的观众还求着要加张椅子。

于是,曹云金渐渐有些飘了,张狂地对于谦说:“我养活了半个德云社。”

拍戏时,他经常和剧组起冲突;录节目时,他随意违背合同;德云社开会时,他还与相声界老前辈谢天顺起冲突。

造成他如此狂妄的原因,一方面是爆红带来的底气,另一方面是师父对他的冷淡。

无论是他凭出色表演获得满堂喝彩,还是因行为出格遭受外界指责,郭德纲从不说什么。

2009年,高峰获得郭德纲的青睐,担任了德云社总教习。

曹云金像个孩子一样闹脾气,对郭德纲直言:“高峰不如我,你为什么对他那么好?”

郭德纲解释高峰虽然表演上感染力不如他,但功底扎实,适合当老师。

可曹云金没听进去,他心想:我一定会成为郭德纲徒弟中最值得称赞的一个。

曹云金深深陷入了渴望获得认同的偏执中,不知不觉就改变了自己未来的方向。

02、放不下的情分

随着名气越来越大,曹云金的心里就越来越不平衡,师徒二人之间产生了难以弥补的裂隙。

“因爱生恨”的曹云金,在师父最需要自己的时候选择了离开。

2010年1月18日,曹云金醉酒大闹郭德纲的生日宴。

德云社所有人都在场,曹云金在关公像前下跪,说道:“我曹云金发誓,我要再回德云社我就是个XX!”

2010年5月,郭德纲于谦合作10周年开幕演出,郭德纲为了缓和关系,还是找来了曹云金。

曹云金讲完了一出《对春联》后就往台下走,他回头一看,郭德纲站在候场的门口,笑着对他说:“回去吧,再翻一个。”

曹云金就上台又讲了一段,观众席掌声雷动,叫好声不断,师兄弟们也围过来向他贺喜,但他的眼里只有郭德纲。

那时,他很想问师父:我现在是不是可以让您自豪地对别人说一句,“这是我的徒弟——曹云金。”

但这段话他始终没能说出口,而是把它写进了自己的自传里。

同年10月,郭德纲得罪了北京电视台,德云社被连夜清退29档节目,遭各大电视台封杀。

之后,新华书店的德云社音像制品下架,北京的剧场也停业整顿,德云社的形象受到巨大冲击。

在德云社最困难的时候,曹云金却选择了退出,并在北京电视台参加了几档节目,人气一度比离开德云社之前还要高。

并且,心有不甘的他,想努力抹去自己在德云社的那段经历。

参加安徽卫视节目,主持人问:“你觉得你和师父郭德纲形象比起来如何?”曹云金回答:“这还用比吗?长眼睛的人都知道谁好看。”

在《吐槽大会》上,有人问曹云金的师父,他说:“我没有师父。”

而郭德纲也禁止别人再提他。

张云雷儿时和曹云金一起住在郭德纲家里,记者采访他,他回忆当年的房间布局,仿佛没有曹云金这个人存在。

孔云龙有一次采访中聊了聊曹云金,随行的德云社人员要求不要写进报道里。

离开德云社后,曹云金开了公司,组建了自己的相声班底“听云轩”。他将昔日两个德云社的师弟戴九安、赵云侠收为徒弟。

这是相声行业里最大的禁忌,也让他从此背上了“欺师灭祖”的骂名。

2016年郭德纲重修家谱,将离开德云社6年的曹云金正式除名。

9月5日,曹云金突然在微博上发长文,名为《是时候了,也该做个了结了》,他写道:“我仰慕你的才华,论艺术方面,你有过人之处,我愿意跟着你学本事,我觉得,再苛刻的条件无非是一种历练,我希望我努力了,能得到你的认可。”

20天后,郭德纲回应了他的控诉,文末写道:“既如此,便如此”。

当天下午曹云金又回:“你心里是恨极了我吧?”

10年间,冲动地离开德云社,固执地跟郭德纲对着干,曹云金不是没有后悔过。

话剧《分手大师》谢幕仪式上,他曾说过如果德云社需要他演出,他随时效力,郭德纲永远是师父。

去年10月份,他还在社交平台转发了自己在德云社演出时的旧照,配文称:都年轻过!

其实郭德纲很喜欢他,在外人面前总说:徒弟是师父的骄傲、金子是我的相声小王子。

他还在自己的书里夸过曹云金很聪明,很刻苦,用功,是个说相声的鬼才。

但他认为曹云金的个性是比较“狂”的,所日本胎盘素果冻危害以要压一压,不能够惯着。

只是,急于获得认同的曹云金并不理解他的良苦用心,反而在人生路上与他背道而驰。

如今,德云社人才辈出,岳云鹏、张云雷、孟鹤堂等人都受到了年轻观众的喜爱和追捧,德云社也成了相声界的“第一招牌”。

而曹云金却因为耍大牌、违约、未婚先孕、离婚等狗血新闻,渐渐走到了下坡路,靠炫富勉强维持着一些热度。

鹿胎盘素胶囊

外界都认为他是“罪有应得”,郭德纲却没能放下这个伤害自己最深的徒弟。

两人决裂后,偶然在北京某个摄影棚碰到,郭德纲的化妆间与曹云金的化妆间正对门。

郭德纲说:“那天我一直在想,如果他推门进来喊声师父,我会一把抱住他,一切也就都过去了。”

曹云金过往的确有对德云社的付出、对师父的尊重,不然郭德纲不会一直放不下这份情谊。

只是,一个人的行为取决于自己的内心状态,缺乏安全感和认同感,让曹云金在人生路上一步错,步步错。

03、结语

十年过去,孰是孰非已无从定论,但这段师徒情实jpb贵妇人胎素在是令人惋惜。

他与郭德纲之间就像典型的中国式父子关系,一个是“打击式”教育的严父,一个是渴望“认同感”的小孩,不可避免地会产生矛盾。

但是,把精力放在寻求认同感上,生活只会偏离方向,一日不如一日。

当一个人不再急切地追求外界认可,而是敢于直面真实的内心,才能真正变得成熟,把人生越过越好。

#曹云金#、#郭德纲#、#德云社#

作者:朝暮

责编:zeria


想了解更多日本整容的内幕,医生的案例,避免医美陷阱,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 奇异鸟在东京 ,日本整容整形品牌,提供医院预约以及专业医疗翻译服务

预约微信:tianranmeiren(天然美人的全拼)

---- 奇异鸟提醒您:整容有风险,下刀需谨慎! ----

奇异鸟在东京,日本医美品牌,专业的日本整形整容翻译,深耕医美方向,科普各种整形手术,揭秘医美骗局,如果您想悄悄变美,如果您担心国内医生的技术和安全,请联系我们,关于整形,奇异鸟有非常正的三观、良心的指导、专业的服务!

微信公众号:奇异鸟在东京

长按下面二维码图片,保存至本地相册,打开微信-扫一扫,选择相册中的二维码图片即可

日本整形美容

日本整容客服微信号:

tianranmeiren

或者扫描下面二维码添加客服微信

我们是一群常驻日本的整容整形翻译,经常往来于各大整容医院,所以也会为顾客提供日本整容医院院线产品的代购服务,比普通药妆效果还要更好哦,顾客可以选择直邮或者拼邮。有需要的亲可以添加我们的

代购客服微信号: qiyiniaodaigou,奇异鸟代购的全拼

或者扫描下面二维码添加咨询

版权声明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